您尚未登录,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! 登录 | 罗友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?找回密码
?罗友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50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韩少功:每个人都有“我”和“我们”的纠结-2019-05-25

[复制链接]

签到天数: 3 天

[LV.2]偶尔看看I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4264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5-25 10:55:5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韩少功:每个人都有“我”和“我们”的纠结

文学

作家韩少功的新小说《修改过程》,主角是文革之后第一批大学生。小说通过写这一届大学生的命运,来讲述中国过去40年发展的跌宕起伏。小说出版后,接受《上海书评》采访时,韩少功从更思辨的层次,讲了讲他对于那代人的看法,以及他对时代的一些认知。

首先是这一代人身上“我”和“我们”,也就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之间的纠结。韩少功说,就人的本能而言,“我”和“我们”经常会不自觉在内心深处纠缠。有的人在清醒的时候,把“我”放得更重要,但一些情形下,“我们”会下意识油然而出。有的人则相反。

对于经历过革命年代的第一代大学生而言,最初,“我”是被压抑的,在理智和宣传层面,都在强调“我们”;但是他们随后就迎接来了市场时代,这时候,个人主义不断发酵和膨胀,“我们”反而让人羞于启齿。但是,无论时代精神怎么样,在韩少功看来,每个人都会有“我”和“我们”的纠结,尽管自己可能意识不到。

接着,韩少功也谈到了时代对人的精神层面的影响。他说,经历过文革的很多人,都希望能够跟过去一刀两断,把那段岁月彻底忘掉。但是,“新时代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会带有旧时代的胎记,一些东西会流入他的血液里,刻入他的骨头中,当事人自己也不一定能意识到。”

韩少功举例说,书中有个主角,后来变成了一个资本家。但是,这个资本家特别喜欢搞军训,唱《打靶归来》和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,管理工具全都是从部队里学到的东西。这可不仅是小说的虚构,在现实生活里,韩少功的一些企业家朋友,也是如此,动不动就要拉上团队去延安“整风”,虽然学了一些现代企业管理,但是经常不自觉就会使用革命时代的组织方法。

推而广之,韩少功发现,不同国家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转型,走的路其实是不同的。很多非西方国家难以走西方国家走过的同样的路。这些国家,有的是靠政党,有的是靠军队,比如一些非洲和拉美国家,还有的靠宗教,比如一些中东国家,靠的就是某种准政教合一的方式来实现组织动员。原因正是,“在这样一些发展中国家,组织化的工具是很有限的,不可能按照知识分子启蒙派想象的那样,依靠经过正规训练的公务员组织,依靠教科书里的议会、社团、工会——它们要么行不通,要么没条件来行得通,所以不得不诉诸别的方式。”

时代对人物精神的影响,还表现言谈举止上。在小说里,人物对话经常爆粗口、说脏话。韩少功说,这是因为,那本来就不是一个维多利亚时代,没有那么多绅士和贵妇。比如,作家王朔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“我是流氓我怕谁”,这种玩世不恭的语言风格,在当时就很受欢迎。“不同的市场经济有不同的风格。上一代的冒险家比较装,比如装出十里洋场上那些社交套路,但到了后来这个时代,新一代冒险家不装了,或者装也不装成上一代那个样子了。”

与此同时,在中国逐渐建立现代秩序的过程里,中国人对所谓现代西方文明,也有很多的不适应。比如,企业家上班时西装革履,但是下班后把领带解开,就完全是另一幅面孔,社交风格也很“本土”。一个简单的例子是,西方人每天可能要讲几百个“谢谢”,中国人如果这么说,就显得虚伪和疏远。脏话反而更像是铁哥们之间的问候语。

最后,韩少功谈到他对当前这个时代的看法。这个问题很宏大,但是对于韩少功这个量级的作家而言,却非常合适。

他的回答是:从短期来说,不乐观,从中长期来说,不悲观。

为什么短期不乐观?原因是,在他看来人们正面对着非常严峻的现代危机。比如,纷纷抱怨时代的物质化,虽然物质上充裕,但大家都活得不舒服、不痛快。“我们现在对人性的理解,对科学的理解,对社会的理解,问题太多了,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清单。而且大家有一种无知、无力、无助的感觉。谁都知道出了问题,但好像没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为什么中长期来看不悲观呢?因为,“人类社会肯定还有自我修复的能力”,“人类到了某种极限,肯定能召唤和激发出某种原力复活”。

只不过,在自我修复之前,过程会有点漫长和绝望。而且,一般而言,“社会要靠悲剧来唤醒,灾难是最好的老师”。在他看来,人类社会好像总是在一个上限和下限之间徘徊,到了上限,就往下走,到了下限,再往上走。

为什么会这样,韩少功说:“根子在于,人类就是这样一种生物,既是个人的,也是群体的,不论朝哪个方向演进,到一定时候总是会出现逆动,回头寻找新的平衡点。人类这种自我矛盾,正如历史上第一流的经典作品那样,基本上也都是自我纠结的,既求新又怀旧,既出世又入世,既自私又博爱。”

以上就是着名作家韩少功对于一些宏大的当下问题的看法,包括过往的时代如何影响到个人,个人身上的自我和集体的纠结冲突,以及人类面对的危机和自我修复机制。希望对你能有启发。

本期内容改写自:
韩少功谈《修改过程》:我对八十年代既有怀念,也有怀疑
见于:
微信公众号 上海书评
轮值主编:李雨白
撰稿:李翔、刘杨、杨蕾
来源:得到



上一篇:给忙碌者的7个时间管理建议-2019-05-24
下一篇:朱敬一:互联网艺术家的创作方法论-2019-05-25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罗友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www.hg348.cc|免费注册思维得到

GMT+8, 2019-8-31 09:58 , Processed in 1.046855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? 2012-2018 Powered by Discuz! X3.1. Theme By www.hg348.cc|免费注册集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